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最新电影 >  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:面对极限事故,为何电影风暴会出现作死论?

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:面对极限事故,为何电影风暴会出现作死论?


电影风暴失联女大学生翼装飞行瞬间有媒体报道,5月12日,在湖南张家界,一名女大学生在天门山“翼装飞行”时,因偏离飞行路线致使失踪电影风暴。事发至今,搜寻搜救工作一直持续不间断进行。但是,因失联的女大学生未携带手机,GPS等设备,并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,山内云雾大,能见电影风暴度低,地形险峻复杂,给搜寻搜救工作带来极大困难。截至目前,尚未搜寻到失联女大学生。就事论事的讲,即便不能确定失联的女大学生“失事”。但是,“失联已经4天”,这总让人感到某种不确定性。毕竟,就“翼装飞行”这项极限运动来讲,本身就存在电影风暴很大的风险,再加上山区险峻,失联时间长,自然就会让人往悲观的方面想。甚至,在报道发出后,社交媒体上也是纷争很大。基本的共识中,“搜救女生”还是“第一位”的。但是,对于既定的“极限事故”却又呈现出不同的声音。其中,“作死论”就比较声势浩大。因为,涉及搜救工作,人们总认为这是在消耗公共资源。当然,这里面并不是认为“不该救人”,而是觉得,作为极限运动事故来讲,本就该“责任自负”。并且,很多人认为,类似高危的极限运动,本就不该存在。所以,出现“极限事故”后,他(她)们就会认为是“作死的结果”,而并不会投去太多的同情。所以,这也导致,在类似的“极限事故”中,往往公众舆论更倾向于追问极限运动的隐患本身,而非会把更多的注意力,集中在搜救工作中。于此,对于“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事件”来讲,舆论的延展空间,可能更多会集中在“翼装飞行”的隐患追问上。毕竟,对于风险较大的极限运动,本就在国内不被认可。因为,普遍来看,人们认为大概率会危及生命安全的运动,都不应该被提倡。这也导致,在“生命极限认知”上,会出现很大的分歧。所以,与其说,这是极限运动事故催发的争论,不如说,这是人们对于生命本身的认知探讨。如果,仅看报道关键词,“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”,总让人觉得现在的女大学生有些“疯狂”。可事实上,失联的女大学生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“翼装飞行”专业训练,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。说到底,这位失联的女大学生是专业人员,并非是头脑一热,出来疯狂的主儿。据悉,这次“翼装飞行”也不是她“单飞”,是有组织的“活动拍摄”(拍摄极限运动纪录片)。所以,对于“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事件”的定性,可能以“失误”作为结论,就更为合适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别说是这种高风险的运动,就是低风险的运动,也可能会出现“失误”的问题。只不过,高风险的“失误”往往可能会危及生命。这就导致,人们在具体面对“失误”的时候,会有更多的情绪性看法。甚至,如果我们去采访“翼装飞行员们”,你会发现他(她)们也有后怕,甚至,他(她)们会把每一次飞行当作“最后一次飞行”。于此,也就能理解,为何“作死论”的形成,更多缘于“刺激性”和“悲剧性”的勾兑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“刺激性”多半意味着“危险性”,而“悲剧性”更多是“危险性”的结果。所以,这导致“作死论”很容易成为概括性的说辞。尤其,对于不太理解极限运动的群体来讲,更是如此。事实上,专业的极限运动者,并不是盲目性的去挑战极限。很大程度上,会进行专业的学习和训练。毕竟,没有人会认为安危不重要。事实上,极限运动者在进入极限运动的领域时,风险的意识是最先深入内心的。因为,谁都清楚,没有命,还怎么玩极限。所以,很大程度上,宣扬“作死论”人群,应该都是“圈外人”。而作为真正的极限运动者,是不会这样去亵渎自己的行为。于此,就争论的本质而言,也反映出“隔行如隔山”的基本现实困境。毕竟,“挑战危险”不等于不热爱生命,或者不对生命负责任。要知道。生命的意义所在,历来“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”,并没有统一的结论。很多人不理解极限运动爱好者为何要去“玩命”,总觉得危险丛生,不值得去追求。可是,对于极限运动爱好者来讲,可能活着的意义就是去探寻极限的刺激。当然,并不是一定要去“寻死”,这个大前提还是要声明的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“极限”本身就意味着“快感”,也就是通过挑战人类的身体极限,感受生命存在的魅力。说实话,在一定程度上,这恰是对生命的热爱,而非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任。当然,这种热爱,更多基于精神层面的反馈,而非只是生命状态的维护。于此,出现分歧也是比较正常的。事实上,个体在生命状态的选择上,本就是抉择的过程。只要不影响别人,一切都容许去做。与此同时,也要清楚,世界是丰富的,个体是不同的。所以,不理解的时候,也不要把自己的认知当作一切的尺度。另外,就关于“消耗公共资源”的说法,其实不应该因为“极限运动”的标签,就进行区别的对待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极限运动的风险系数大,是不应该成为原罪的。所以,作为公共舆论来讲,更应该关注的是失联者的安危,而非集中在失联原因本身上,纠缠不清。因为,回到失联女大学生的范畴内,她的家人可能早已心急如焚。所以,作为公共舆论的走向,更应该“以人为本”,对于“作死论”的认识,还应该更为理智和谨慎一些。要不然,比起“翼装飞行”的风险,可能无所顾忌的言论尺度,才更容易“诛人心肺”。所以,回到“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事件”上,就公共讨论而言,可以去追问“翼装飞行”风险,但是最终的落脚点,一定要基于人性之光。一定落于常识之巅。只有如此,“失联女大学生”和她的家人才能看到希望,才能不“自我怀疑”和“自我苛责”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荷尔蒙电影叫什么_外国电影叫什么区_张家辉演罗乜水叫什么电影--流浪猫鲍勃 电影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:面对极限事故,为何电影风暴会出现作死论?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ojobmx.com/zuixindianying/113.html
有关热门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:面对极限事故,为何电影风暴会出现作死论?的标签

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:面对极限事故,为何电影风暴会出现作死论?大全: